案例正文
保险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2-12-27
甘启栋律师
甘启栋律师
服务地区:赣州-赣州市
咨询我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你们好!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江西客家人律师事务所接受赣州春欣物流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一审诉讼代理人,出庭参与诉讼。为维护委托人的合法利益,现就本案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第一、保险人并未对投保人原告就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内容明确说明,保险合同中所附的免责条款无效,依法应当对本案保险事故承担保险责任。

2009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718;color:#000000;font-size:12pt;\">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中明确规定,这里所规定的“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该明确说明的义务是法定义务,也是特别告知义务,这种义务不仅是指经专业培圳而具有从事保险资格的保险人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特别注意,更重要的是要对有关免责条款内容做出明确解释,依民事诉讼证据的相关规定,保险人应当对免责条款已经明确说明承担举证责任即保险人还必须提供其对有关免责条款内容作出明确解释的相关证据,否则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 在本案中,保险人为证明自己尽到明确说明的义务,向法院提供了保险单、保险条款、投保单上投保人的签名,但投保单中约定的内容并不能证明已对争议条款的具体内容作出明确解释,不能证明保险人被告已向投保人原告陈述了该条款包含的保险人免责条款的涵义,仅凭该投保单中的签字不足以证明保险人在本案中所涉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向投保人尽了明确说明的义务。因此,保险人所附格式条款中免责条款无效,依法应当向原告赔付。

第二、免责条款第八条第二项“(二)保险机动车在行驶过程中翻斗突然升起,没有放下翻斗,自卸系统(含机件)失灵。”这个句子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种解释是保险机动车在行驶的过程中,要同时符合翻斗突然升起,没有放下翻斗,自卸系统(含机件)失灵三种情形的共同原因造成第三人人身或财产损失,保险公司才不予赔偿。第二种解释是保险机动车在行驶过程中,只要有翻斗突然升起,没有放下翻斗,自卸系统(含机件)失灵三种情形之一的原因即可构成保险公司不赔。《保险法》第三十一条规定:“ 对于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有争议时,人www.chinalawedu.com/web/23243/\" data-ke-src=\"http://www.chinalawedu.com/web/23243/\">民法院或者仲裁机关应当作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我们认为是第一种解释,那么本案中也不属于不赔的情形。

还有,从语义上来看,该免责条款要求的状语是:“保险车辆在行驶的过程中,…没有放下翻斗。”很明显,本案中,不符合这一情形,投保人雇佣的驾驶人并不是在行驶的过程中没有放下翻斗,而是在没有行驶之前没有放下翻斗。

第三、保险公司依法应当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保险法第六十六条规定718;color:#000000;font-size:12pt;\">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

结合本案,依法应当由保险人承担诉讼费用。

                                

                                  江西客家人律师事务所

                                         律师:甘启栋

案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