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正文
王某与深圳市XXXX 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7-07-19
王明律师
王明律师
服务地区:深圳-罗湖区
咨询我

当事人信息

原告(反诉被告)王某,男,汉族,1980年8月20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四川省渠县。

委托代理人王明,广东嘉得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泽洪,广东嘉得信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XX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XX山工业区钟屋XX(四)XXX(办公场所),组织机构代码XXXX。

法定代表人林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裴宝军,广东鼎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列原、被告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杨烘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王明、被告委托代理人裴宝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2012年11月23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约定原告购买车牌号为粤B×××××号货物运输车辆,原告支付首付款项,后续款项分期向被告归还,其与被告合作经营道路集装箱运输业务,合作期限为三年,自2012年11月22日起至2015年11月22日止。合同还约定将车辆登记在被告名下,但车辆所有权属原告,由原告自主经营该车辆并享有营运收益和成本。合同签署后原告一直严格履行合同义务,期间没有违约行为。合同到期后被告拒不配合办理车辆所有权变更登记事宜,且于2016年3月28日强行扣留原告的车辆。因原告每月收入均来自该车辆营运收入,被告非法扣留致使原告失去营运工具,导致原告损失。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人民币2000元;2、被告支付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6000元(自2016年3月28日车辆被扣之日起暂计至起诉之日,之后损失计至被告归还车辆之日);3、被告支付以上应付金额的利息(自原告起诉之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被告支付所有款项之日止);4、被告将车牌号为粤B×××××货物运输车辆归还原告并配合办理过户手续;5、本案所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答辩称,原告没有证据证明涉案车辆是被告扣押的,因此,其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及经济损失和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由于原告尚未交清涉案车辆挂靠被告期间的管理费用,被告不同意将涉案车辆过户给原告。请求法庭查明事实,驳回原告诉求。

被告反诉称,被告与原告于2012年11月23日签订了《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一份,约定原告购买车牌登记在被告名下,车辆所有权属于原告并由原告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原告按500元/年支付被告车辆管理费用,如有拖欠,自拖欠之日起按每日拖欠费用的5%向被告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等内容。合同签订后,被告按合同约定履行了相应的管理义务,但原告未按约定支付2015、2016年度管理费。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1、原告支付被告车辆管理费833元(2015年度全年及2016年前7个月),违约金90元(2015年度管理费500元按月息2分从2015年11月23日起计算,2016年度从反诉之日起按月息2分计算,计至付清之日);2、反诉费由原告承担。被告当庭增加其第一项诉讼请求:之前反诉时车辆管理费用计算至2016年前7个月,2016年8月开始按每月42元计算管理费至被反诉人付清之日止。

原告答辩称,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合同期限是2012年11月22日至2015年11月22日止,原告在2015年11月22日之后就不再与被告具有合同中约定的合作经营关系,被告理应按照合同约定将车辆交付给原告并办理过户登记。原告也无需支付被告主张的2015年11月22日之后的管理费用。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11月23日签订了《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合同双方确认原告投入合作的道路集装箱货物运输车辆为粤B×××××,车辆品牌乐风,发动机号XXX9,车架号:XXX,由原告投资购买该车辆并与被告合作经营道路集装箱运输业务。双方约定主要内容为:1、合作期限3年,自2012年11月22日至2015年11月22日;2、原告按500元/年标准向被告支付车辆管理费,车辆管理费应于车辆年审日前足额缴纳,若原告拖欠被告经营管理费用及被告代付的各项费用,自拖欠之日起按每日拖欠费用的5%向原告支付迟延履行违约金;3、车辆所有权归原告所有,原告自主经营该车辆,享有营运收益承担营运成本,未经被告同意,原告不得擅自转移给他人经营;4、如有违约,违约方赔偿对方违约金2000元,若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对方经济损失,则违约方还须承担不足部分的赔偿责任;5、被告不履行本合同义务,致使原告无法正常运营的,原告有权解除合同并向被告请求超出部分的车辆管理费及损害赔偿。

原告主张涉案粤B×××××车辆是登记在被告名下,实际是原告所有的车辆,并一直由原告驾驶运营,在上述合同到期后被告拒不配合原告办理车辆所有权变更登记事宜,并于2016年3月28日强行非法扣留涉案车辆,现在车辆开不出来的原因是:1、车辆的行驶证在被告处,被告未交给原告;2、该车辆被两辆小车(该两辆小车是被告所指派的车辆)堵住,无法开出,与停车场无关,提供照片和录音资料证明。原告称照片中的粤B×××××、粤S×××××两辆小汽车堵住涉案车辆,但表示清楚这两辆车的所有权人;录音资料是原告与被告公司葛经理的对话录音,主要对话内容为:原告:“车给你们扣了,你们叫我过来拿”,葛:“什么我们扣了,你车停在这里,你自己没过来开,你说明时候过来开”,原告:“车停在这里的停车费你要给我处理,过户材料你要给我,明天来行不行”,葛:“你不同意,我请了律师,花了几千块,现在怎么给你处理”,原告:“你现在是给车我还是不给车我”,葛:“车在这里,你要开你随时可以过来开,什么叫我给不给你,是你自己停在这里,对不对”,原告:“车牌没有,行驶证没有,什么证件都没有,我拿什么开,我推走啊”,葛:“什么,你车牌照呢”。被告对照片不予认可,确认录音资料中“葛”的声音是其员工,主张该录音不能证明或者被告的工作人员有扣押原告涉案车辆,该车辆的驾驶证、行驶证均在原告处,而其车辆又停放于物流园的公共停车场,从原告提交的照片可以看出,根本不存在原告所说的被告有扣押涉案车辆的行为。原告陈述涉案车辆被前后围堵,照片上看不出有围堵的情形。即使有围堵,也不能证明是被告所为。且该照片不能证明拍摄时间是在起诉状中陈述的时间范围内。

原告主张没有拖欠原告2015年的管理费,当庭提交2013年9月、2014年11月交的管理费的票据,主张2014年11月的票据就是交的2015年的管理费,解释称2012年的管理费不需要单独交,买车的时候已经交了,所以3年合同只有两份管理费票据。被告不予认可。

庭审中被告表示愿意配合原告办理车辆过户。

以上事实,有《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律师函、签收单、原告往日经营收入、照片、录音光盘、行驶证、票据等证据以及庭审笔录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依法应受法律保护。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1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第114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8规定:“当事人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增加违约金的,增加后的违约金数额以不超过实际损失额为限。增加违约金以后,当事人又请求对方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29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30%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可知,对同一违约事实不能同时主张约定违约金和损失赔偿。庭审中原告表示在其第一项和第二项请求之间选择第二项诉讼请求,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本院予以确认,故其第一项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本案不予审理。

因本案合同履行过程中一直是原告自行驾驶涉案车辆运营,其没有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车辆被被告扣押,故其要求被告从2016年3月28日扣押涉案车辆之日起的经济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第三项请求违约金及经济损失的利息,该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第四项诉讼请求,《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明确车辆登记在被告名下,载明涉案车辆属原告所有。现合同到期,被告理应配合原告办理过户手续将涉案车辆过户给原告。原告要求被告归还涉案车辆(车牌号:粤B×××××,车辆品牌乐风,发动机号C2000759,车架号:LGDCH91G7CA127901),因原告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该车辆现被被告控制占有,原告该项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的反诉请求。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已支付被告2015年度管理费500元,理应支付被告,因合同约定迟延支付管理费违约金过高,被告主张从2015年11月23日起按月息2%计算违约金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至于2016年之后的管理费,因《深圳市道路普通货物运输车辆合作经营合同》约定的期限至2015年11月23日,被告主张此后的管理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配合原告(反诉被告)王M办理粤B×××××车辆(车辆品牌乐风,发动机号XXX,车架号:XXXX)的过户手续,将该车辆过户给原告(反诉被告)王M;

二、原告(反诉被告)王M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XXX有限公司管理费人民币500元;

三、原告(反诉被告)王M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XX有限公司违约金(以人民币500元为本金,按月2%利率从2015年11月23日起计至判决指定支付之日止);

四、驳回原告(反诉被告)王M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XX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原告(反诉被告)王M未能按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本诉受理费625元,由原告(反诉被告)王林明承担575元,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XX有限公司承担50元。反诉受理费25元,由原告(反诉被告)王M承担15元,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XXXX有限公司承担10元。上述费用本诉受理费原告(反诉被告)已预交,反诉受理费被告(反诉被告)已预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