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
联合报社论:两岸餐桌上五味并陈的虱目鱼
发布时间:2011-11-01
左国平律师
左国平律师
服务地区:无锡-宜兴市
咨询我
 从任何角度看,虱目鱼都是一种便宜、营养、好吃的台湾平民食物。不论是煎、是卤,煮汤、煮粥,或制成鱼丸,都风味鲜美。最近台南学甲和大陆的虱目鱼契作订单陆续出货,有人在当地作了一个民调,得到学甲「蓝三绿七」的格局仍未改变的结论;言下之意,北京的「银弹攻势」无效。但奇怪的是,没有人问如何使大陆市场喜欢虱目鱼?如何教大陆民众懂得吃虱目鱼?

  由虱目鱼契作销陆联想到渔民的政治立场,诚然是一个有「台湾特色」的问题,也是台湾的惯性思考模式。这样的提法,其实也反映了它自身的问题:对一桩贸易,大家不关心买方的市场反应和发展条件,反一味去追问卖方的政治态度变化,岂不奇怪?台湾惯常把两岸事务向政治目的归结,这当然是彼此特殊关系使然。但过度政治化,可能妨碍我们对事情的务实评估和未来想像;这样的盲点,人们不能没有警觉。若是出口虱目鱼到日本,我们会问渔民这样的问题吗?

  大陆和台湾渔民签订虱目鱼契作合约,当然不可能没有「政治味」。但无论如何,交易合约本质上仍是一项商业行为,不能完全失去经济着眼。试想:如果价格不合理,或付款不乾脆,或者交货拖拖拉拉,或者品质把关不严格,乃至消费者接受度不高,双方的合作都将难以为继。亦即,从经济的角度看,商业逻辑才容易清晰,利弊得失才可以计算。如果一味把虱目鱼契作说成对岸「统战」,最后若失去订单又说成是「失去统战价值」或「惩罚」,那岂不形同把命脉全交在别人手里?

  不只虱目鱼,在ECFA的早收清单中,包括屏东的石斑、麻豆的文旦、高雄的香蕉,今年都已陆续销往大陆,数量也相当大。对台湾而言,这不仅稳定了本地盛产期的价格,保障了农民的收入,也使「含泪抛售」、「放着烂」的景象不再重演。对大陆而言,其民众可以就近品尝台湾风味的水果、鱼产,从而扩大对台湾的亲近感;双方官员和业者并透过实际接触,增进对彼此的了解,知道如何互通有无、创造双赢。这些文化面、社会面的经验交换,绝对远比高层的政治算计更重要。

  事实上,两岸很多事务无法开展,就是由于太过局限在政治考量上打转;思前想后的结果,就一步也踏不出去。以大陆企业在台刊登广告的问题为例,陆委会的思维几乎还停留在「戒严」时代,表面上担心北京夹带党政置入性行销,骨子里更担心反对党指控政府卖台。试想,一年几亿的虱目鱼采购,都动摇不了学甲渔民的心;台湾民众的国家认同,会轻易被几句广告文宣所颠覆吗?在这个年代,互登广告若有助活络两岸商机,陆委会又为何独怕大陆广告?

  进一步看,两岸协商中常出现的「让利」思维,也到了需要修正的时候了。在协商中能争取到最有利于我的条件固是好事,但「让利说」却不啻意味着公开接受「统战」,初期虽能嚐到甜头,长期却使自己陷于被动。举例来说,最近传出大陆将对台湾艺人祭出「限娱令」,就是因为我对大陆艺人的演出限制太不对等所致。再如,两岸如何加速金融合作以壮大台资企业及两岸贸易,是极迫切的事,但因政府不放心陆银来台,连带延宕台湾金融机构登陆时机。缺乏取舍气魄,就注定只能在小事小利上打转。

  两岸的来往,不能一直停留在独沽「政治味」面向,而需进入更务实的经济味,乃至在文化、娱乐和学术等不同层面相互晕染。就像虱目鱼有各种不同吃法,能够让五味并陈,才会突破单一皮相,进入更深层、更全面的了解,摆脱近利式的统战框架。从虱目鱼、石斑到文旦,从商业广告、金融合作到艺人登台演出,两岸交流还有太多领域未被触及;在这种情况下,只出口几趟虱目鱼,就强要解读渔民的政治意向,不嫌太鲁莽了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