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
最高检穷追猛打“大老鼠”
发布时间:2015-01-21
康乐律师
康乐律师
服务地区:广州-越秀区
咨询我


文︱康乐 律师  

    导语20141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对马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提出抗诉。今年12日,深圳市检察院就马某利用未公开信息案向深圳市中院提起公诉。同年328日,深圳市中院一审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马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884万元,同时对其违法所得1883万余元予以追缴。44日,深圳市检察院认为一审判决法律适用错误,量刑明显不当,提出抗诉。省检察院支持抗诉。1020日,省高院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省检察院认为裁定确有错误,于1127日提请最高检抗诉。

马某人为何被公诉机关穷追不舍?看客从这场猫抓耗子的游戏中能了解哪些法律知识?本文将作简要评述。

 

刑事抗诉是被告人的噩梦

     刑事抗诉是指,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或裁定确有错误,依照法定职权和法定程序,要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并改判的诉讼活动。我们都知道上诉不加刑是刑事诉讼二审特殊原则,同时,刑事抗诉也是人民检察院履行审判监督职能的重要方式和途径。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或裁定存在认定事实、采信证据、适用法律上有错误或者程序严重违法,导致有罪判无罪、此罪判彼罪、数罪判一罪或者重罪轻判的,人民检察院依法可以提出抗诉。也就是说,检察院抗诉的案件,二审改判加刑是有可能的。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刑事抗诉不仅仅是针对有罪判无罪、量刑畸轻,还包括无罪判有罪、量刑畸重的判决或裁定。但是,目前我国检察机关在办理刑事抗诉案件的过程中,呈现出抗轻不抗重的司法异化现象。

 

刑事抗诉的标准

我国的刑事抗诉可分为按照上诉程序抗诉(刑事二审抗诉)和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抗诉(刑事再审抗诉)两种。200132日颁布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刑事抗诉工作的若干意见》(高检发诉字[2001]7号)第二条刑事抗诉的范围对刑事抗诉标准作了具体规定,四类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提出抗诉或支持抗诉,概括为:一类是认定事实、采信证据方面确有错误的;一类是适用法律方面确有错误的;一类是人民法院在审判过程中严重违反法定诉讼程序的;最后一类是审判人员在案件审理期间,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上述四类案件都必须造成定性或量刑明显不当、影响公正判决的错误结果。实务中的刑事抗诉案件重点是针对定罪和量刑两个方面。

那么如何理解量刑畸轻畸重呢?量刑畸轻畸重也就是量刑明显不当,并不必然一定要超越刑法典分则为个罪配置的法定刑幅度。我们来分解一下马某案的量刑情节:马某作为博x基金经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成交金额10.5亿元,非法获利1883万元,二审控辩双方激辩的焦点之一即本案是否应适用《刑法》第180条第1款关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标准量刑?如果适用则法定刑幅度是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马某作案时间201139日至2013530日长达两年,非法获利近二千万,涉案股票76只,主观恶性可想而知,不仅侵害的是证券市场的公平交易秩序,对博x基金的投资者也是巨大伤害,投资者的亏损谁来承担?基金行业老鼠仓潜规则盛行,如果每位基金经理均可以用去去美国回来自首获得法定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犯罪成本实在太低。因此,笔者认为本案适用缓刑不当,即使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定刑幅度内判处刑罚,人民检察院亦应当提出抗诉。现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广东省高院的终审裁定提出抗诉,审判监督程序的抗诉标准要求更严格,检察机关不可掉以轻心。

 

不适宜抗诉的案件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刑事抗诉工作的若干意见》第三条关于不适宜抗诉的情形规定,原审刑事判决或裁定在适用的法律规定不明确、存有争议、抗诉的法律依据不充分的,不适宜抗诉;即有争议不抗诉的原则。

我们查看媒体报道的马某案二审庭审直击, 代表抗诉方的省检察院指出司法解释对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交易的标准中规定了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并提出明确的量刑规定。而法律并没有对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属于情节严重还是情节特别严重做出明确规定,但其立案标准也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交易的标准完全一致。从此看出,马某案二审抗诉围绕的是法律适用问题,而该法条(刑法第180条第4款)属于规定不明确的情形,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刑事抗诉工作指导意见,应属于不适宜抗诉的情形。当然,不适宜抗诉不代表不能抗诉。笔者认为,市、省两级检察院抗诉的策略稍有偏差,不应该强调法条规定不明确的情形,而应该是法条规定是明确的,只是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马某案被称为国内最大老鼠仓案,检察机关坚持到底的态度不仅仅是履行法律监督职能,还关乎面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