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
佛山水泥罐车撞上摩托车,伤者脑死亡
发布时间:2012-12-20
林安蜀律师
林安蜀律师
服务地区:重庆-江北区
咨询我

凝固的生命

      7月初接受了一个道路交通事故赔偿的委托,事故发生在广东省佛山市,我们到达当地安顿下来之后,随即开展工作。接触了交警支队办案警官之后,跟随伤者的亲属去了医院ICU科室。亲属说,每天下午3点半,医院准许亲属探视病人。我们走在医院的走廊里,一切是那么沉静,没有身着病号服的病人,听不见陪伴家属的脚步声,看不见医护人员的身影,在那个洁白的所在,弥漫着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时钟指向15:30,我听见一种金属撞击的巨大声响,原来完好无缺的一面墙上,突然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从口子里缓缓走出一名绿色的只看得见眼睛的值班医生。他冲我们这边挥一挥手,意思是可以探视病人了。长长的走廊旁边,次第传来咣咣的塑钢窗户被掀起的声响,每个窗户只有一米见方。在每扇窗户的后面,都依次躺着一名脑死亡病人。先是亲属趴在窗前凝望,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希望能够被听见,接着强抑自己的情绪,好在短暂的时间里倾听医生来到每一扇窗户前解释。虽然夹杂着普通话和粤语的混响,我还是听懂了,几乎每一扇窗户前的解释都一样,大致意思是,治疗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是出于人道主义和法律规定,仍然不能够放弃治疗,家属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我趴在窗户上细细地看了许久,他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白色里,连眼睛也被遮盖起来了,只看得见鼻尖和嘴,那是为了方便插管呼吸机,呼吸机的前方悬挂着一瓶液体,点滴慢得几乎要停下来了,他身体的上方还有好多根叫不出名字的管子,冷乱地纠缠在一起,不知管子的那一头接在他身体的什么地方。“啊!他动啦!”我失声惊呼起来。亲属淡淡地说:“怎么可能!你看错了,那是护士小姐在升床。”我想要掏出手机拍照,然后留给他家里因故不能前来的其他亲属,但我还是放弃了。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是在这里,一个站着的人面对一个凝固的生命,心里跳动着许多纷繁的念头,有一种叫做珍重和珍惜的东西涌上心头。我猜想,他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愿望以及他的亲人没有对他兑现的诺言,是否都会变成天籁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