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正文
量刑规范化的累犯盗窃个案是否可以构成加重处罚情节
发布时间:2014-05-11
刘光瑞律师
刘光瑞律师
服务地区:大庆-大庆市
咨询我

量刑规范化的累犯盗窃个案是否可以构成加重处罚情节


【要点提示】目前我国正在实行的刑罚量刑指导意见中没有规定盗窃案件中的累犯作为增加刑罚量的情节。故对于累犯的量刑情节只能依照《刑法》总则的从重处罚原则和量刑指导意见关于累犯增加刑罚量的规定进行量刑。

【案号】

一审:(2011)浦刑初字第32

【案情】 

2011520日晚,被告人符某强窜至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五山居委会万宅村南区,潜入该区161号房内实施盗窃,将被害人吴某汝所有的一台中柏牌JK01-V210寸笔记本电脑,一台TCLDVD机盗走。经儋州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的上述笔记本电脑、TCLDVD机共计价值人民币1,819.4元。2011527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符某强抓获。

另查明,被告人符某强,1985617日出生,20051018日,因犯盗窃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20061225日刑满释放。

【审判】

被告人符某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被告人符某强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符某强入户盗窃,依法可从重处罚;被告人符某强曾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五年内再犯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是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被告人符某强辩称没有实施本案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提供的部分证据有异议。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犯本案指控的盗窃罪的犯罪事实有被告人留在作案现场的指纹和从被告人家中搜查出来的被盗物品及被告人在检察机关的有罪供述及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对被告人无罪的辩解理由,本院不予支持。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盗窃一枚金戒指和现金人民币130元的事实,只有被害人陈述和与被害人在一起居住的几名同事证明,但同住的几名同事与被害人有一定的利害关系,且缺乏其他证据予以证实,故指控被告人盗窃该物品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符某强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评析】

本案被告人符某强在庭审中辩称没有实施盗窃行为,但根据庭审举证、质证,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认定盗窃罪没有问题。但是公诉机关提出被告人符某强盗窃数额较大,且是累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之规定,被告符某强的累犯情节,可以认定为其他严重情节并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关于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幅度进行处罚的规定进行量刑。下面笔者就被告人符某强是否应适用关于盗窃罪司法解释,是否适用加重处罚情节进行评析。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之规定与《刑法》总则第六十五条的规定相冲突。

我国《刑法》第六十五条明确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5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除外。可见对于累犯在我国《刑法》总则中是作为一个从重处罚原则确定下来的。刑罚分则不再单独规定各个具体犯罪中有关累犯的处罚问题。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规定,盗窃数额达到数额较大” 

或者数额巨大的起点,且具有累犯等七种情节的,分别认定为具有其他严重情节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适用《刑法》分则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进行处罚。这就造成了适用《刑法》总则累犯从重处罚的规定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的,但适用该司法解释后就会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同样,适用《刑法》总则累犯从重处罚的规定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的,适用该司法解释后就会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内量刑,导致量刑结果前后不一致,且差距较大。

根据我国法律效力和适用原则,宪法的效力高于基本法律,应优先于基本法律适用;基本法律的效力高于一般法律,应优先于一般法律适用,而一般法律法律的效力高于司法解释,应优先于司法解释适用。故本案中应当适用《刑法》总则第六十五条关于累犯从重处罚的规定,而不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之规定。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之规定与最高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相冲突。

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和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实施细则中关于盗窃罪的量刑规定中均没有将累犯情节作为增加刑罚量的情节,而是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规定的除累犯之外的其他六种加重情节均吸收到其中作为增加刑罚量的情节。因为累犯情节在量刑指导意见总则部分已经考虑了相应的刑罚量,再在盗窃罪中再次适用属重复适用,对被告人不甚公允。通过量刑规范化进行量刑后得出的结果与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之规定得出的结果不一致,前者量刑结果较轻,对被告人有利,后者量刑结果较重,对被告人不利。

根据刑法法理原则,法院的判决可能存在轻重二个不同的量刑结果,应当适用有利于被告方的较轻的量刑结果,但罪责刑不相适应的应除外。